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新无错小说网 -> 游戏 -> 驿路羁旅 -> 左道江湖

无法拒绝的诱惑(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镇海楼,崇明岛上的古迹。

      说是古迹,其实也不算“古”,这座临海而建的五层高楼,距今也不过一百多年,是青青家先祖偶尔一次东巡到此处,来了兴致,提了首诗。

      当地官员为了奉承皇帝,这才有了镇海楼。

      如今,那首一百多年前的,刻着诗的石碑,早就在海风吹拂中被风蚀掉了。

      当年那位骚气的皇帝,也早已成棺中枯骨,就连大楚,都已国灭了快三十年,虽然现在又复起,但记录当年那平静故事的,如今也只剩下了这座镇海楼。

      这里本已经倒塌的不像样子了。

      是两个月前刚修好的,油漆味甚至都没散透,装饰的倒是别致,还在楼前专门修了条青石道,弄了处小庄园,风景修的好看雅致。

      而在白露盛会的消息,随着蓬莱广发天下的邀请令牌传出去之后,这三个月里,并非没有人前来袭扰。

      总有人想要借着大事扬名的。

      可惜,不管来得是正道高手,还是绿林好汉,亦或者跑来看热闹的江湖菜鸟,只要入了这处庄园,就没有能回去的。

      在两个月前的某一夜里,有两百多号人攻杀入庄园,但一夜之间,他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崇明岛上,甚至连一丝血迹都没留下。

      就好像是有怪物出现,一头吞了那些无知无畏者。

      而在那一夜之后,就再没有人跑来送死了。

      镇海楼,也就此安静下来。

      就像是蒙着纱布的宝物,在黑暗中,安静的等待着即将亮相的那一天。

      但它迎来的第一个客人,却不是那些受了邀请的人,而是一个神经病。

      “砰”

      镇海楼的大门,被艾大差一脚踹开。

      穿着鹦鹉绿袍,满头乱发,瞪着大小眼的青阳魔君艾大差,阴沉着脸,提着天狼棍,一步一步的走入这镇海楼中。

      在他身后,跟着一个动作僵硬,披着斗篷的干瘦身影。

      此时正值午后时分,外面是一片阳光,但这楼里,却有一股深入骨髓的阴寒,没有一束光能透过窗户,照入楼中。

      眼前铺着青玉砖石地面,有红色立柱,还没有摆放桌椅的大空间里,透着一股没由来的惊悚。

      这里,不是正常人该来的。

      “喂,老子来了!”

      艾大差朝着身前空无一人的空间大喊到: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没人出来接待吗?”

      空空荡荡的地方,甚至响起了回音,在那阵阵回音中,艾大差抬起头来,便见通往二楼的门轻轻打开,几个带着面具,穿着长袍的人,从其中走出。

      最后一人背后,背着一个箱子。

      一人高。

      用锁链在外围缠了几圈,似是封印着某些东西一样。

      “魔君倒是掐好了时间。”

      为首的那人,语气阴沉些,明明是个年轻人,说话时却有种面对老头子的感觉,还有他身上的气势,不太对劲。

      不过实力倒是一般,看不出有高深武艺的痕迹。

      或许,是个走仙道的?

      “呸。”

      艾大差恶声恶气的啐了口,他骂到:

      “什么破地方,连个凳子都没有,穷酸的要死。

      若不是你们请老子过来,老子才不会来这里!废话少说,不是说,你们手里有老子无法拒绝的宝物吗?”

      他指着身后那带着斗篷的干瘦人影,天狼棍向前一挥,带起一阵劲风。

      说:

      “老子的东西带来了,你们哪有什么好东西,拿出来亮亮相呗。”

      这话里带着的讽刺,让眼前那戴着面具的蓬莱人心中升起一股不满,若是放在千年前,敢和他这样说话,必要把这凡人化作灰灰。

      不过眼下形势比人强,临安一战之后,蓬莱三仙君尽数陨落,连带着曾经的修士也被打倒的差不多。

      他们手中最大的底牌,东瀛鬼众们,此时还正在海上飘着呢,这会实在是拿这些人间武者没什么好的办法。

      忍吧。

      先让他再得意几天。

      “魔君如此不耐烦?想来是心中有气。”

      那人伸出左手,向前摆了摆,身后背着木盒的人便上前一步,将那盒子放在地面,又从怀中取出钥匙,打开其上复杂的锁。

      在锁扣咔咔作响中,为首的那个蓬莱人语气冷漠的说:

      “魔君好大的胃口,这一路走来,巧取豪夺,把我蓬莱宝物要的干干净净,赚的钵满盆满,想来此时,心中该有不满的,不是魔君吧?”

      “嘿嘿,你这扑街说话倒有意思。”

      艾大差从袖子里抓出一个小橘子,一边剥的慢条斯理,一边反唇相讥说:

      “是老子想来的吗?

      若不是你们拿出种种宝物诱惑,老子才不来你这鬼地方,早在苗疆逍遥快活了,分明就是你们请老子来的。

      既然是请人过来,难道不该出些好处报酬吗?

      要不,老子把你们给的东西,都还给你们,现在就离开?”

      说着话,他作势要走。

      那蓬莱人心里暗骂晦气,明知这人是个神经病,为何要和他一般见识?不就是些用不到的东西嘛,他想要,就给他呗。

      反正等老祖一战功成,眼前这人,拿了他们多少,以后就得吐出多少,没准还得把命搭上。

      “魔君稍等,方才是我说话不对,这里给魔君道个歉。”

      那蓬莱人笑呵呵的说到:

      “魔君来都来了,真的不花点时间,看看我们拿出的宝物吗?”

      艾大差脚步一停。

      身后传来咔咔几声,那个被锁链锁住的箱子,在这一瞬弹动开来,呦呵,还是个机关木盒,对于他这等机关大师来说,只听声音,就能听出那盒子中有精致的机关。

      这倒是让他来了兴趣。

      便回过头来,朝那处看了一眼,只是一眼,就让艾大差的呼吸骤停。

      那粗糙的脸上,两只大小眼都在这一瞬瞪圆了。

      他看到了什么?

      在那向两侧打开的黑色木质盒子中央,是一处以木棍搭建起来的,如锁扣,又如保护一样的交错栅栏,像极了他当初给沈秋做黄泉七魔时,用的那种束缚结构。

      箱子里铺着一层黑色的天鹅绒一样的材质,必然是用作衬托宝贵器物。

      然而,箱子里放着的,却不是艾大差预测的什么仙家秘宝,更不是书册典籍,也不是天地宝材,神兵利器。

      都不是的。

      里面放着个人!

      一个女人。

      不着片缕,裸露身姿,个头不高,也就一米六左右,圆圆的脸,黑色的头发梳的极为顺滑,在额头前留出齐刘海的发型。

      在头发边缘,还有个做墨家手段做的发卡。

      闭着眼睛,有高挺的鼻梁,娃娃脸一样的脸颊,抿着嘴,脸颊带着几抹婴儿肥,皮肤稍显惨白,但还属正常。

      给这姑娘增添了一丝娇弱的感觉。

      再往下,白皙细长的脖颈处,是显出精致锁骨的皮肤,还有高耸的胸口,两个红点点缀其上,莹莹纤腰往下,是两条不是特别长,但很匀称的双腿。

      这些蓬莱粗胚,甚至不给她穿件衣服,从这角度,甚至能看到私处。

      但这些能让处男脸红心跳的东西,对于艾大差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他是个墨者。

      虽然是个叛逆的神经病,但他确实是个手艺人,多么漂亮的女人,哪怕是大姐那样的国色天香,在他眼中,也无非就是红粉骷髅一样。

      他甚至连男女都没什么感觉。

      他也并不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需要一个女人陪在身边?

      女人,又哭又闹,事多得很,心思又怪,只会浪费人世间,哪有乖巧听话,无坚不摧,精密完美的机关人来的更有感觉?

      但这一瞬,艾大差的表现却违背了一个墨者该有的姿态。

      他的呼吸变得粗重。

      双眼中闪过一丝别扭的渴望,贪婪,他死盯着那白皙的皮肤和不着片缕的躯体,心窍处跳动的非常剧烈,就如看到了血肉的饥饿野兽。

      恨不得现在就扑到那个女人身上...

      别想歪了。

      他不是喜欢她,更不是想要和她做什么亲密接触,他是要研究她...

      不,它!

      这是个,机关人!

      哪怕这女人皮肤上没有一丝一毫缝合的痕迹,哪怕肉眼所见的每一处细节,都在告诉艾大差,这是个活生生的人,但艾大差那种源于心底的墨家本能在告诉他。

      不是的。

      他的眼睛欺骗了他,眼前这个女人,不是人!

      她也许曾经是个人。

      但现在不是了,在那完美的身姿之下,隐藏的是一副让艾大差无比渴望的机关之躯,能把机器人造的如此真实,如此巧夺天工,证明了皮肤之下那套机关体系,绝对是墨家机关术中的完美之作。

      最少艾大差自己,做不出来!

      五九那个老东西,肯定也做不出来。

      “这...”

      魔君扭头看向那背负着双手的蓬莱人,他咽了咽口水,语气嘶哑的说:

      “天机武卫?”

      “对!”

      蓬莱人的面具之下,传来得意的声音,他说:

      “真正的天机武卫,千年前传承到现在,怕是这个世界,不,这片群星里,唯一还存在的一具天机武卫。

      魔君说不会用任何东西,来换这具龙虎宝体。

      但这天下间,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换的。

      你说你不换,是因为你想要自己做出天机武卫,但隐楼的人已经明白告诉你了,这个时代,是做不出真正的天机武卫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用魔君豁出一切,都想要的东西,和魔君交换吧。”

      他隔着面具,看着艾大差因为激动,而布满了血丝的大小眼,他语气玩味的说:

      “魔君,现在,换不换?”

      “呸!老子要验货!”

      艾大差骂了一句,上前去,就要触摸那机关人,却被蓬莱人伸手拦住。

      魔君抬起头,一大一小两只眼睛里,迸射出危险的光,手中天狼棍咔咔作响,身后龙虎宝体,也握紧了拳头,下一瞬就要把眼前这些人统统干掉。

      “说好的交易,魔君这是要强抢不成?”

      蓬莱人语气不变,似乎根本没觉察到威胁,他说:

      “我等既然敢带她来,就有十足把握,能从魔君恶念中全身而退,魔君也不必担心我等食言,既然带来了,就一定是要交换的。

      只是在交换之前,我得先做一件事。”

      “什么事?”

      艾大差急不可耐,像极了一个吃了蓝色小药丸,却又被女人拒之门外的饥渴男,他毕生追求的宝物,就在眼前,却摸不得,接触不得。

      这让他如百爪挠心一样。

      “我要先看一看,魔君的记忆。”

      带着面具的蓬莱人轻声说:

      “若魔君心中无鬼,便让我看上一看,想来魔君也能理解,莫要抵抗,这是为了你我双方都好。”

      “不就是记忆嘛。”

      艾大差毫无迟疑,瞪圆眼睛,说:

      “看吧!看完我就要带走她,不许阻拦!”

      这副光棍做派,倒是让蓬莱人诧异非常。

      他也不废话,伸出手来,抵在艾大差额头处,神念入体,搜查记忆。

      蓬莱人根本就不在乎艾大差是不是有问题,因为他们有分辨的手段,沈秋之前曾说过,在这个时代,只要武者把持住心智,就算是仙君,在缺少灵气的情况下,也很难查遍记忆。

      天道破碎,让很多咒法都难以使用。

      不过眼下,以天机武卫做筹码,总算是逼得艾大差放开心神,所有的谜底,都将揭晓。

      那蓬莱人如此想到,下一瞬,他看到了艾大差的记忆...碎片。

      这人!

      这人,真是个疯子!

      脑海里乱的和一锅粥一样,儿时的记忆和刚才的记忆,人生三十多年的过往,每一天,每一年,所有的画面碎成玻璃渣一样。

      神念入脑,就如坠入波涛大海,所有记忆都一股脑涌来,别说分辨,就连承受都难。

      那蓬莱人哀嚎一声,捂着脑袋后退几步。

      他一个正常人,哪里承受的住一个疯子的思维风暴?

      千年前,任何一个宗门在传授搜魂术等心灵咒术前,都会反复叮嘱,别用这种精神相连的法术,去对付疯子和傻子。

      进入前者的脑海,会让你也变疯,进入后者的脑海,会让你做无用功。

      这两种人脑海里看到的一切,都是做不得数的,因为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记忆是真的,还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啊!”

      那人捂着脑袋痛呼不已,他疯狂的摆着手,对艾大差喊到:

      “带着她快滚!别让老夫再看到你这个疯子!”

      “疯子怎么了?”

      艾大差嘿嘿笑着,将那**抱起,用身上绿袍遮住她的身体,温柔的抱在怀中,对那些驱逐他的蓬莱人高喊道:

      “码的,疯子吃你们家大米了?呸,敢骂老子,老子要揍你!别关门!码的,不许关门!”

      “砰”

      下一瞬,镇海楼的大门关上,任凭艾大差再怎么拍打,都不再开启。

      魔君骂骂咧咧的,抱着怀中**,背着天狼棍,又回身往楼中丢了一枚追命,这才满意的离开。

      走出几步之后,他伸出手来,在远方海潮声中,温柔的,颤抖着帮怀中女子,拨了拨散乱的头发,嘿嘿一笑,如痴汉一样,轻声说:

      “以后...”

      “你就叫小差,好不好?”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答应了,小差,咱这就回家去,让我好好研究一下你,好吧?你还是不回答,我就当你答应了哦。

      走,咱们回家去!呃,不对,家没了,被烧了,算了,随便找个地方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富豪棋牌 大圣娱乐 金星娱乐 九五至尊游戏 金鹰娱乐 通发娱乐平台 博悦平台 hy590海洋之神 大满贯娱乐 合乐888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