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新无错小说网 -> 都市 -> 暗黑小鬼鬼 -> 重生农耕时代

306章 小偷在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在回过神来后,他才知道自己众叛亲离了。

      就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背后却是传来了剧痛。

      接着整个人一趔趄就摔倒在地上。

      “谁踢得我?”齐墩在爬起来后,那是忍不住吼了一句。

      没有人回答,但也没有人怕他。

      这种局面让齐墩那可是不寒而栗。

      正要转身逃走,赵构抬腿一脚再次踢了过来。

      齐墩本来想及时躲开的,但是下一秒他就绊倒了。

      使绊子的是狗子,脸上有着得意的笑容。

      “不要……”齐墩这才知道他今天出头当选村长,那是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然而现在才回过神来,已经晚了。

      之所以这样说,那是周围数百村民的愤怒。

      已经是任何话语都不能熄灭的。

      唯有将他胖揍一顿,才能发泄出去。

      噼里啪啦的拳打脚踢声传来,可怜的齐墩。

      在几十秒的时间内,就被揍成了猪头。

      本以为自己会被打死去,但接着一声轻喝声却是传来:“都给我住手!”

      喊话的是吴昌盛,身后还跟着田军。

      他们带着三个黑衣人,拨开人群走到了齐墩的身边。

      眼见齐墩死不了,他们不由松了一口气。

      然而齐墩这家伙,脑袋天生就缺一根弦。

      他在见到了吴昌盛跟田军后,先是一愣。

      接着欣喜若狂的抓住了田军的右腿:“田所长,田所长……我要报警,举报赵构、狗子、赵亮他们打我,你看看我的眼睛,还有鼻子,都出血了。”

      之所以没有抱吴昌盛的大腿。

      那是因为他不认识吴昌盛。

      而田军这个东河派出所的所长,他是认识的,以前还打过交道。

      这种临时抱佛脚的行为,自然是没有讨到田军的喜欢。

      反而还让田军恼怒了起来:“你说赵构、狗子、赵亮他们打你,有谁作证?”

      这话一出,齐墩连忙看向了周围所有老屋村的村民。

      令他绝望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说话。

      众叛亲离到这种程度,在老屋村只怕也只有现在的齐墩了。

      他沮丧着躺在了地上,苦笑着闭上了眼睛。

      “把他带走。”田军朝身边的两个黑衣人挥了挥手。

      “是!”

      “走!”两个黑衣人架着齐墩就往山道上走去。

      这让赵村长有些不能理解了:“田所长,这齐墩是有错,但也不至于把他抓走啊?”

      “唉!您可能还不知道,他家里面租住的那十几号人,全都是小偷,而且据我们调查出来的结果,这个内幕他是知道的,您说再这样的情况下,我不抓他在抓谁。”田军轻叹一声道出了内幕。

      这话一说出来,众皆哗然。

      数百村民看向齐墩的眼眸有些都能喷出火来了。

      很显然他们被小偷给光顾过,这在以前,可是很少发生过的事情。

      “大家都静一静。”吴昌盛见田军将话给说穿了,当下站到了一张长凳上大声说道:“听我说,这些小偷就在你们周围,为了大家以后生活的安宁,为了以后集市上的秩序,我建议大家将那些不认识的人都给我指出来。”

      “不错,小偷就在你们身边。”田所长跟着说了一句。

      “不是吧?”姜植第一个看向了周围。

      见有一个高个年轻人看着很面生,连忙伸手指了指:“吴局,这家伙我没有见过。”

      “是吗?”吴昌盛连忙看了过去。

      “你别乱指,那是我的孙子,刚从外地读书回来。”驼背老者站了出来,连忙解释道。

      这话一出,好多村民都笑了。

      笑的姜植很不好意思。

      但所有村民都没有去怪罪姜植。

      而是自发的开始辨认起来了周围的人。

      很快,两个贼眉鼠眼的陌生年轻人就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夺路而逃。

      但此时周围已经被包围了,哪里能够逃的了,还没有跑出五米远,就被两个便衣给抓住了。

      其他几个隐藏在人群中的小偷,一个个连忙低下了头。

      其中就是刘星在松树林中遇到的那个俏丽女孩。

      而且这一幕恰巧被刘星给看到了。

      他在皱了皱眉后,却是没有去揭穿。

      而是连忙将身边的瓜子、小不点、赵静、兰兰、小不点给喊了过来,以防有变。

      “田所长,这个人就是租住在齐墩家。”钟大娘则是突然间喊了一句。

      本以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但是下一秒整个佛陀山脚下却是暴动了起来,有人传来了惨叫声,还有人脸上突然间出血了,更有人趔趄了两下倒在了地上。

      这恐怖的一幕,让所有老屋村村民彻底的慌了。

      在回过神来后,一个个抱着头就朝四周散去。

      而小偷们,也藏匿在其中跟着跑了。

      “该死!”吴昌盛气的直跺脚。

      田军的脸色也很难看。

      在看了一眼四周漆黑的环境后,带着身边的黑衣人就追了上去。

      也就是几十秒的时间,整个佛陀山脚下变得空荡荡的。

      至于之前惨叫声的来源,还有倒地的村民。

      姜神医回过神来看了过去。

      这才发现都是障眼法,根本就没有人受伤,也没有人昏死过去。

      “这些小偷不简单啊!”看到这一幕的姜神医目光有些凝重。

      “不用怕,在不简单他们也是小偷。”刘星看向了赵村长:“现在怎么办?选举新的村长还进行吗?”

      “没有必要了,依我看咱们直接贴通告,让赵构上任好了。”赵村长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好!”刘星点头。

      这个方法,简单省事。

      他可是求之不得。

      但一旁的赵构却是傻眼了:“什么……让我当村长?”

      “不行吗?”赵村长瞪了一眼赵构:“我告诉你,不行也得行,这是我跟刘星商量好的。”

      “不错。”刘星伸手拍了拍赵构的肩膀,牵着瓜子、小不点的小手,带着刘冬菊、赵东魁、小豆豆、刘孜然、就朝鞋店的方向走去。

      姜神医抚须笑了笑,与青莲、姜植、绿竹同行跟在了后面。

      “跟我去集市方的办公室交接一下吧!”赵村长看向了赵构:“你不用担心,有刘星跟我在背后支持你。”

      “好……好吧!”赵构慌神的连点头。

      在深吸一口气后,连忙跟在了赵村长的身后,朝集市方的办公室走去。

      狗子跟赵亮对望了一眼,开心的跟在了后面。

      之所以开心,那是因为赵构当上村长,他们也能跟着沾光啊!

      ……

      前往鞋店的途中。

      刘星偶遇到了之前松树林中那个俏丽女孩。

      这令他有些意外。

      俏丽女孩很明显也是,俏脸上也有这慌张。

      但刘星却是没有去揭穿她,而是让开了道路。

      瓜子更是朝她喊了一声“姐姐”。

      也就是这声姐姐,让周围盯着她的便衣人放松了对她的监控,然后消失在夜幕中不见。

      俏丽女孩发现了这一幕,转头朝瓜子挥了挥手,便加快步伐走了。

      这一幕在所有人眼中看着很自然,但姜神医却是不这样认为。

      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俏丽女孩。

      在皱了皱浓眉后,忍不住伸手抱起了瓜子:“孩子,刚才那个姐姐你认识吗?”

      “嗯,窝有一次在集市上买麻花恰的时候,钱被偷了,是这位姐姐帮忙找回来的。”瓜子歪着小脑袋回道。

      “是吗?”这话让姜神医更加的怀疑了。

      “爷爷,不要去多想了,也许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刘星见状提醒道。

      依他的意思,现在就算是知道这俏丽女孩不简单。

      那也不能去揭穿她的身份。

      因为她的同伙,指不定就在周围看着。

      到时候要是报复起来,那可是谁都招架不住的。

      唯有不动声色装作不知道,等有时间了在出手施以雷霆手段,那样才是最好的选择。

      姜神医听出了刘星话中的意思,在抚须笑了笑后,就没有在多话,而是抱着瓜子与刘星同行,走向了集市。

      ……

      集市上,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这是夜市开启的缘故,要不然放做以往,可不会这样热闹。

      鞋店门口,姜神医停下了脚步对刘星说道:“孩子,今天集市上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你在学校可得小心了,知道吗?”

      “知道。”刘星点头。

      小偷敢在老屋村闹出这样大的动静。

      只怕背后的势力不简单。

      他现在在集市上人脉虽然很广。

      但也不敢跟这些小偷明着去做对。

      之所以有这样的心思,那是因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知道就好。”姜神医放下了手中抱着的瓜子,在伸手拍了拍刘星的肩膀后,带着青莲、绿竹、姜植就朝诊所的大门口走去。

      走着,走着,他的浓眉突然间皱了起来。

      青莲跟绿竹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因为她们发现地上有血迹,而且是往诊所里面去的。

      姜神医在回过神来后,不露声色的朝青莲使了一个眼色,就警惕的走进了诊所。

      一路上都很顺利,也很安静。

      但正是这种安静,让姜神医感到了不正常。

      打开偏房大门的他,正要去医药箱中拿银针防身。

      突然间发现屋内有黑影在窜动。

      第一时间,他连忙打开了照明灯。

      抬头看时,才发现是之前在半路上遇到的俏丽女孩。

      就是瓜子喊姐姐的那一个。

      不过此时她的情况很不妙,右腿正在滴血,甚至能看到那恐怖的伤口。

      “姑娘……”姜神医缓缓开口,想安慰俏丽女孩,但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别过来。”俏丽女孩卷缩在角落里,眼眸中有着惊恐。

      “我可以不过来,但你的伤口要是不止血的话,那是会死的。”姜神医轻叹了一声。

      青莲见状,拿起办公桌上的医药箱就走了过去。

      俏丽女孩警惕的看着。

      “别怕,我来给你包扎伤口,哪怕你是小偷,但也罪不至死啊!”青莲轻声安慰了一句。

      “我……我不是小偷。”俏丽女孩放声哭了起来。

      “好!好!好!你不是小偷。”青莲轻叹了一声,也不管俏丽女孩那警惕的眼神,拿起纱布还有药物就包扎起来了伤口。

      “你……你为什么对我怎么样好?”俏丽女孩逐渐放松了警惕。

      “因为你是瓜子的姐姐,这个理由够了吗?”青莲随口回了一句,接着忍不住笑了。

      俏丽女孩也笑了,笑的很甜,同时脸上也有着纯真的笑容。

      这种笑容能感染人心,使得姜神医知道,这个俏丽女孩不是坏人。

      至少对于瓜子,她是喜欢的。

      要不然不会笑的这样开心。

      既然这样,那这个俏丽女孩来集市,不管是小偷还是坏人。

      那都值得去救。

      想到这,姜神医关上了偏房的的门:“青莲,她失血过多,赶紧给她内服胡松丸。”

      “好!好!”青莲连忙照做。

      俏丽女孩听到这话,才知道姜神医是在真心救她,在感激的看了一眼姜神医后,突然间只感觉天旋地转,两眼一黑就晕了过去。

      这一幕差点把青莲给吓到了,他连问姜神医:“师父,咱们现在怎么办?”

      “放心,他死不了,只是失血过多而已,只是我不明白了,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是谁吓的狠手。”姜神医浓眉皱了皱。

      要是这伤口落在了他关心的人身上,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幸亏之前刘星提醒了他。

      要他不要去管这个俏丽女孩的事情。

      要不然只怕会真的惹上麻烦。

      “那……咱们要不要跟刘星商量一下,如何安置她?”青莲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毕竟这集市现在是刘星再管,他们要是给刘星惹出了不该惹的事情,只怕会让刘星很被动。

      “也好!”姜神医赞同的点头。

      “那我去找他,希望他还没走。”青莲说着,就走出了偏房。

      姜神医目送青莲离开,浓眉突然间拧成了一团。

      他这才发现,这个俏丽女孩身上还有其他的伤口。

      只是他一时大意没有注意到而已。

      ……

      鞋店门口。

      刘星第一时间并没有离开。

      而是在跟刘冬菊、赵东魁聊天。

      当然了,聊的最多的内容,就是希望他们夫妻这几天要小心。

      毕竟这些小偷的底细,就目前来说,他那是一点眉目都没有。

      眼见瓜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在打瞌睡了,没有办法之下,只得跟刘冬菊、赵东魁告辞。

      然后刚打开车门,街道上就传来了丁兰的喊声:“刘星……你等一下。”

      “啊?”刘星看了过去。

      见丁兰带着刘大柱快步走了过来。

      一愣之下只得站在五十铃双排座旁等着。

      与此同时,青莲也从诊所大门口走了出来。

      这看到丁兰跟刘大柱找刘星有事,只得站在一旁看着。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毕竟她要说的事情,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

      丁兰走近了,拉着一个红色的小笔记本递给了刘星:“你看看,看看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劲。”

      “怎么了?”刘星接过小笔记本,见里面写的东西乱七八糟,眉头那是不由皱了起来。

      “这是聂泉媳妇的账本,上面登记的都是这些日子制作新式打谷机的收入还有支出。”丁兰见刘星看不明白,当下提醒了一句。

      “不是……你管那么多闲事干嘛?”刘星闻言糊涂了。

      制作新式打谷机的设计图纸早就免费送给刘大柱跟聂泉了。

      哪怕他们这一两个月来赚的钱再多,他也没有资格去查看这账本啊!

      丁兰也真是的,这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不是在没事找事吗?

      “我也不想管这闲事啊!但是你三叔找到了我,让我帮忙查看一下这账本,我可就不得不说两句了。”丁兰摊了摊手说道。

      “三叔,到底怎么了?”刘星看向了刘大柱。

      “你之前不是让我跟聂泉合伙开一家木材加工店吗?专门生产这新式打谷机。”刘大柱轻叹一声说道。

      “不错。”刘星点头。

      他要是有时间的话,那是根本就不会让聂泉跟三叔接手的。

      因为八十年代初是属于农耕时代。

      这制作新式打谷机那可是很赚钱的。

      “可是聂泉这个媳妇倒好,在账目山动手脚,我明明察觉到这个木材加工店很赚钱,到了这几天要分红的时候,怪事来了,我连两百块钱都拿不到,可是你看聂泉媳妇,又是买彩电,又是买自行车的,这事情很明显不正常嘛!”刘大柱眉头皱了皱:“直到今天,我拿着她的账本给丁兰看了一下,才知道她背着我做假账,至少少分给我了差不多两千块钱。”

      “不错,这还是账本跟卖出去新式打谷机数量核对后的金额,要是真要一点一滴都算在内,只怕要超过三千。”丁兰跟着补充了一句。

      这话一出,刘星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他在皱了皱眉后,问刘大柱:“三叔,既然现在证据确凿,那聂泉怎么说?还有聂泉媳妇怎么说?”

      “聂泉去黑市买打谷机上的零件去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这事情他不知道,而且我估计也不是他的本意,但聂泉媳妇崔菊,那可是嚣张的很,把我臭骂了一顿不说,把丁兰也给骂了。”刘大柱垂头丧气的道出了内幕。

      要不是因为刘星的缘故,当时他真的很想给崔菊一个耳光子。

      因为做人真的没有谁会像这崔菊这样的。

      简直太不要脸了。

      要不是他的侄儿刘星。

      崔菊她现在的生活能有这样好吗?

      可崔菊倒好,有钱了就翻脸不认人。

      这样以后在集市上做生意还能继续下去吗?

      “三叔,这件事情都怪我。”刘星知道刘大柱此时的心情,在轻叹一声后,就抱歉的说了一句。

      要是当初将制作新式打谷机的设计图纸都交给刘大柱,他相信只怕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么多事情了。

      他的本意是让刘大柱跟聂泉利用制作新式打谷机赚大钱,可是现在却是变成了这样,说实话这真的不是他想看到的。

      “不要这样说。”刘大柱连道。

      “你们叔侄俩现在就别废话了,说说这事情该怎么处理。”一旁的丁兰提醒道。

      “这个……”刘星沉吟了一下:“我相信聂泉不是这样忘恩负义的人,所以分红的事情,等聂泉回来了再说,至于这个崔菊,违反了集市上做生意的规定,那从明天开始,封杀她。”

      “你去通知心如姐就行,她知道该怎么做。”说完这话,刘星看向了丁兰。

      “好!好!我现在就去找她。”丁兰说着,转身就朝百货商店走去。

      刘大柱想跟着一起去,却是被刘星给喊住了:“既然合伙的生意做不得,那叔我现在就给你另一个生意去做。”

      “行!”

      刘大柱闻言先是一愣,接着连点头。

      毕竟刘星交代的生意,就从来没有不好的。

      “明天一早你去八中大门口等我,学校里面有很多门窗要修缮,你带人去量尺寸,按照最严格的标准来制作就行,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因为钱已经打到我的账户中来了。”刘星想了想便交代了起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因为今天一天都没有人来应聘广告策划这个职位。

      而没有人手去帮忙策划广告位的事情,这修缮门窗的事情又拖不得。

      所以还是先让三叔将门窗修缮好了再说,毕竟冬天马山就要来了。

      这要是在北风呼啸的教室中上课,那只怕谁都受不了。

      “好!我明天一早肯定去八中。”刘大柱说到这,脸色突然间变得难看了起来:“可问题是我现在在集市上没有门面制作门窗啊!”

      “那就租一个。”刘星回道。

      这其实是刘大柱迟早要做的事情。

      只是他浑浑噩噩,没有去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而已。

      现在经过刘星这一提醒,那是猛然醒悟了过来。

      在感激的抱了抱刘星后,就跑着离开了。

      很显然,是去准备租用门面去了。

      刘星本来还有许多话要交代的。

      但是看到刘大柱这样开心。

      当下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而是摇了摇头看向了一旁等待了青莲:“姐,你有什么事情快说,我还得回去呢!”

      “之前咱们在半途中遇到的那个女孩子,也就是瓜子喊姐姐的那位,她受了很严重的伤,你要不要去诊所里面看望一下?”青莲也不废话,三两句就将来意说了出来。

      这话一出,刘星就呆住了。

      瓜子却是担心的不行。

      也不打瞌睡了。

      打开副驾驶的门,就迈着小短腿朝诊所大门口跑去。

      刘星没有办法,只得跟在了后面。

      青莲看着这一幕笑了笑,在跟一旁的刘冬菊、赵东魁打了一声招呼后,就紧随其后。

      ……

      诊所,偏房内。

      卷缩在角落里的俏丽女孩已经醒过来了。

      她见姜神医正在办公桌前写药方,一愣之下忍不住问了一句:“你那漂亮女徒弟呢?”

      “去喊瓜子来看你了。”姜神医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

      “啊?”俏丽女孩慌了。

      正要站起来离开。

      偏房的房门被推开了,接着就看到瓜子探出了小脑袋。

      她在看到角落里的俏丽女孩后,那是连忙迈着小短腿跑了过去:“姐姐,你怎么了,是谁欺负了你啊?”

      “我……我自……己不小心跌倒的。”俏丽女孩吞吞吐吐的回道。

      “那你在跌一个给我试试?”门口,刘星高大的身影出现了,声音中带着责问,也带着关心。

      俏丽女孩听出来了,心头暖暖的一时间没忍住,就咬着嘴唇哭了出来。

      “唉!”姜神医看着直摇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哭什么哭。”刘星却是有些烦躁:“说吧!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集市上,还有……谁伤的你。”

      “你可以不说,到时候要是我的家人,还有朋友因为你而受到了伤害,我告诉你,我绝对饶不了你。”顿了一下,刘星又补充了一句。

      这话看似很霸道,也很严厉。

      但俏丽女孩却是一点都不怕,反而仰头看向了刘星:“我是一个孤儿,哥哥姐姐们都喊我小九,至于真实姓名,我不知道,也没有。”

      “来集市的目的,那是师父的意思,因为整个樟木乡,不!应该是整个湘南省来说,都没有比老屋村集市更加繁华的地方了。”

      “他老人家的意思,以后要扎根在集市上,成为我们的大本营。”

      “这个‘我们’,指的是小偷团伙吧?”刘星听到这,忍不住问了一句。

      “嗯……”小九在纠结之下,最后还是承认了。

      不承认不行。

      因为他知道,只怕刘星早就知道了。

      “唉!真是造孽啊!”

      姜神医轻叹了一声。

      青莲跟绿竹闻言心里面也很不是滋味。

      他们其实也是孤儿。

      但跟小九相比,但又要幸运许多。

      因为她们有疼爱她们的师父,还有好些关心她们的朋友。

      生活在集市上,她们每一天都感觉很幸福。

      但眼前的小九,只怕每一天都活在提心吊胆中。

      因为小偷这个职业,每天都是将脑袋别在裤腰上的。

      “姐姐,你就算是小偷,那也是好小偷,窝相信你。”瓜子这时开口了,甜糯的声音像一股暖流,流进了小九的心田。

      这让小九忍不住哭了出来,见瓜子一点都不怕她,当下伸手就抱住了。

      她本来想挤出一丝笑容的,但最后却是哭的更大了。

      因为这是她成为小偷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之所以这样说,那是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有关她的妹妹,还有看似严厉,却是处处为她着想的‘哥哥’。

      ……

      第三章送到。

      求月票,求订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富豪棋牌 大圣娱乐 金星娱乐 九五至尊游戏 金鹰娱乐 通发娱乐平台 博悦平台 hy590海洋之神 大满贯娱乐 合乐888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