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新无错小说网 -> 暂未分类 -> 无处安放的梦 -> 我真不想当皇上

章二十七 年轻人你不讲武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入夜,太和殿中,灯火通明,雅乐鸣奏。

      相比于白日时上百位文武百官,入夜后的太和殿却显得稀疏许多,仅有三公九卿等国之重臣受邀来此,参见晚宴。

      今夜乃宴请大骊特使之国宴,除去朝中重臣之外,诸位郡王也悉数到场,同父皇一起宴请大骊特使。

      毕竟无论是助行抗骊,亦或是助骊灭行,都将是干系大乾国运,影响九州格局的重大国策!

      在这等无比严峻的历史转折点下,即便是抱病在身的太极圣皇都亲自出席,更何况其余臣子。

      众臣心知明了,极有可能在今夜宴请过后,圣皇陛下便会做出最终决断,究竟是抗骊或是灭行,也都在陛下的一念之间!

      故而朝中大臣,对于今夜之晚宴都极为重视,无人敢有丝毫怠慢。

      “大骊特使到~”

      就在一众大臣小声议论之时,陡然间响起的一道高唱,令整个太和殿中‘哄哄嗡嗡’的议论声,瞬时间戛然而止!

      这一刻,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一起,神色复杂般看着身着锦衣,头顶金冠,趾高气扬的大骊特使,犹如进入自己家后院一般,就这么大踏步踩了进来。

      而在他身后,则紧跟着一位衣着朴实无华,模样却有些仙风道骨的白衣老者,笑呵呵的步入殿中。

      一行两人,却硬生生走出了十万大军的气势,走出了天朝上国的自傲!

      这一幕,看在殿中文武大臣的眼中,不免神色复杂,拳头微微紧缩……

      但在两国邦交的大事面前,任何事情都必须有所忍耐!

      “这就是乾国的朝会大殿么……怎的这般狭小,还未曾有我大骊的偏殿宽大?”

      谁知那特使四下一扫,却反而摇头晃脑的点评起来。

      言语之中,对于大乾的贫瘠弱小显然不屑一顾。

      “噢!倒是本使忘了!”

      忽而间,却是又猛地一拍额头,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又道。

      “我大骊之承泽皇宫,占地却要比整个西京城还大……这朝会大殿自是不可相提并论了。”

      此话一出,殿中众臣无不变色,其中有性格鲁莽的武官,更是忍不住当场喝道!

      “大胆!竟敢辱我大乾!!”

      他勃然暴怒,正欲上前,却被国帅狄殇一个眼神又给生生止了回去。

      而那大骊特使,更是闻所未闻一般,转身坐入了自己的席位之后,这才轻描淡写的望向方才那名武官,轻笑摇首而道。

      “诶~这位将军切莫污我,本使不过是思乡情切,想起了我大骊国中的承泽皇宫而已,这却是……何来辱国之言呐?”

      “你!”

      那名武官面色登时涨红,真恨不得当场冲上前去,撕了他那张油嘴滑舌的烂嘴!

      但在国帅大人目光逼迫之下,却丝毫不敢有半点妄动。

      “呵呵……敢问特使高名上姓?”

      正在这时,国相云箴及时出言而道。

      “在下不才,苏老之徒随便是也。”

      特使随便拱了拱手,面上不无倨傲之意。

      “哦?可是纵横大家……苏秦苏老?”

      云箴面露异色,连忙追问而道。

      “不错!在下不才,自幼随家师修习纵横之道,然才疏学浅,不及家师十分之一而已……”

      在提到自己的老师纵横大家苏秦之时,随便的脸上不由显露出几分敬色,言语之中也难得谦逊了几分。

      “哦?既然随先生学艺不精,何以派你前来出使?莫非……是大骊朝中无人么?”

      忽而间却只听国帅狄殇骤然发问,反倒是令随便当即一怔,而后略显恼怒而道。

      “呵~,这莫非就是乾国待客之道么?”

      随便被骤然冒犯,心中气急,正欲继续发作,却只听陡然间一声高唱

      “圣皇陛下驾到~!”

      此言一出,随便当即止住怒火,连忙起身而立,与殿中文武百官,一同躬身行礼而道。

      “恭迎圣皇陛下!”

      旋即,抱恙在身的太极圣皇,便在几名内监的伺候下艰难入座,勉强咳嗽几声之后,这才吃力抬手而道。

      “呵呵……众卿、众卿平身吧。”

      “臣等谢主隆恩!”

      众臣齐齐谢恩,旋即便各归各位,惟有随便眼看着太极圣皇这幅风烛残年的模样,心中意有所动,不禁微微颔首。

      “这位……便是来自大骊的特使吧?”

      太极圣皇打眼一扫,便看到两张极为陌生的面孔,当即便笑着说道。

      “大骊特使随便,参见圣皇陛下!”

      随便闻听此言,连忙再度起身,伏地恭声而拜。

      “呵呵……远来是客,速速平身吧。”

      太极圣皇笑呵呵的点了点头,示意特使平身。

      “多谢陛下!”

      随便当即谢恩,而后略微退步,却并未就此入座,反而继续拱手而道。

      “陛下,下使早在大骊国中,便闻听大乾武风昌盛,骁勇之士如过江之鲫,层出不穷!”

      随便说着,却是转身一指自己身侧的那名白衣老者,当场介绍而道。

      “这位,便是我大骊第一高手!精通形意拳的浑元派掌门马问马大师!”

      此言一出,顿时便有闻听过马大师威名的大臣,当场失声而道。

      “什么?浑元形意门的马大师?!”

      “竟然是传说中的马大师!”

      “这……”

      一时间,殿中众人却都在心中暗道不妙,看来这大骊特使来者不善,想要先来个下马威啊这是!

      “马大师听说大乾武风胜极,特意便来切磋一番,还望陛下能够遣出勇士,不吝赐教!”

      坐立一旁的马问闻听此言,当场便笑呵呵的站了起来,向圣皇陛下拱手作揖之后,便四下巡视,似乎在寻找着可堪一战的对手。

      ‘这大骊特使……莫非是想来个先声夺人?’

      齐亲王赵拓见此情形,不由暗捏手指,真恨不得自己亲身下场,好好教训一下这什么号称大骊第一高手的马大师。

      但他知道,他身份尊崇,如何能轮到他下场应战?

      可今日国宴,又怎会将高手随时带在身侧,恐怕一般的顶级高手……在这马问的手中都很难讨好啊!

      除非是真正的绝世高手,才有可能击败马问,杀一杀这大骊特使的锐气!

      “嗯?子成?你想出战?”

      赵政本还在看着热闹,却突然闻听赵龙兴致勃勃的主动请战,当即便皱了皱眉头,摇首而道。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咱何必去出这个风头?”

      今天虽带了贴士侍卫长赵龙来此赴宴,但赵政可没打算让他上去试试深浅。

      赢了还好,万一输了,自己这不是凭空惹一身骚么?

      毕竟那马大师看起来似乎确实有两把刷子,更是号称大骊第一高手。

      他虽说是对赵龙有信心,但也不敢说百分之百能稳赢对方啊!

      故而,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干嘛要出这个冤枉头呢?

      “姬奇(ji)……你有把握么?”

      相比于赵政的主动退让,晋王赵胜却是不然,反倒是跃跃欲试般想要出一出这个风头。

      毕竟他身边也带着自己的贴身侍卫,号称姬氏第一高手的姬奇!

      可说实话,这所谓的姬氏第一高手的头衔,相比于对方大骊第一高手的头衔那可是差了不止半点。

      故而,赵胜虽说是想出这个风头,可心中却也有些吃不准,担心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那可就自讨没趣了。

      “打不过……输输……”

      果然,姬奇显然是闻听过浑元形意门马大师的名号,只见他面色凝重的缓缓摇首,显然并没有多少胜算。

      “咦?或许九弟手下的那什么龙……可堪一战?”

      眼见得姬奇摇首,赵胜顿时便失了心思,不过却转而间想起当初几招击败姬奇的那名少年!

      他顿时望了眼九弟一眼,发现那什么龙果真在侧,当即便面色一喜,知道这下可有些稳了!

      毕竟九弟与自己同属‘助行抗骊’阵营,若是今夜能好好杀一杀大骊使者的锐气,那没准也会对大事有所帮助!

      正在思量间,却只见那大骊特使又一次开口而道。

      “陛下,莫非偌大一个大乾……竟没有勇士敢与我大骊高手一战么?”

      此言一出,殿中众臣,尤其是武官面色恼怒,恨不得立刻请命出战!

      但不料突然间晋王开口,却是将所有人的注意霎时吸引过去。

      “父皇!儿臣知九弟贴身侍卫乃绝世高手!何不让这位勇士出手,与这位浑元形意门的马大师切磋一二?”

      赵政闻听此言,顿时面色错愕,显然有些措手不及。

      没想到他本不想出什么风头,却偏偏总有人硬推着他登上舞台。

      “哦?秦王,果真如此?”

      太极圣皇先是看了晋王一眼,旋即便转头望向秦王,疑惑问询而道。

      “这……确是如此!”

      赵政当即起身而立,拱手作揖,略显迟疑之后,倒也点头承认而道。

      “那你可愿派遣此位勇士……为国出战?”

      太极圣皇微眯着眼,再次问询而道。

      “回禀父皇,为国出战,本就是每一位大乾子民,应尽之事!”

      事到如今,赵政当然无法再出言而拒,只好一口允诺下来。

      “好!若此位勇士得胜,寡人必有重赏!”

      太极圣皇当即拍手,便彻底定下了由赵龙迎战大骊第一高手之事!

      于是当下之间,内监婢女忙碌纷纷,很快便在大殿中央,为两位高手之对决腾出场地。

      “在下浑元形意门掌门马问,不知这位勇士如何称呼?师从何门呢?”

      众目睽睽之下,两人迎面而立,马问倒是很有讲究的,出言客套一番。

      “吾乃秦川赵子成也!无门无派,自学成才!”

      赵龙面露激动,浑身血液沸腾,终于为自己找到难得的对手而兴奋不已!

      多少年了,他从未遇见过三招之敌!

      也不知今日这大骊第一高手,又能在他手中撑过多少招呢?

      “这……”

      马问登时一怔,却没想到这竟是个无名之辈!

      但他出于公平,还是出声问询而道。

      “敢问这位勇士擅长何技?”

      赵龙此时却觉得这老头怎的这般麻烦,当即便有些不耐的拱手而道。

      “在下略通拳技,尤善枪法!”

      “这……”

      马问登时便有些愣了,他本还想着说怎么让一下对方,好显示出双方之间的绝对差距。

      但让对方持枪,而自己赤手空拳?

      马问可不敢冒如此凶险,故而当下便有些迟疑起来。

      “呔!你这老头!怎的如此婆烦!”

      赵龙见此情形,可真是有些忍不住了,当即便大喝一声,声震殿内!

      “要战便战,先接小爷一拳!”

      他大吼一声,却是率先攻出一拳!

      “不好!”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马问一看此人出拳之架势,顿时便暗道不妙,连忙收起轻视之心,竭力抵御对方的拳势攻击。

      “嘭!”

      霎时间,两人便对攻一拳,发生极为清亮的碰撞之声!

      “什么?!”

      马问心中大骇,只觉虎口炸然欲裂,从未感受过如此巨力轰击!

      “哈!”

      赵龙心中爽快,当即便哈的一声,连续猛攻两拳!

      “嘭!嘭!”

      只见电光火石之间,旁人都还未曾反应过来,两人便又再次对轰两拳!

      “哈哈哈哈!痛快!老头,你有资格接我一腿了!”

      赵龙连续猛攻三拳,当即便酣畅淋漓般飞起一脚,直中对方仓促抵御的小臂之上!

      瞬时间,只听‘咯嘣’一声脆响,这分明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此子竟恐怖如斯!”

      马问此刻心下骇极,强忍着手臂剧痛,却是连忙运起步法,仓促闪避起来!

      “呔!休要逃跑!”

      赵龙打的正爽,如何能坐视其退步而逃?

      当即便大喝一声,继而踏步上前,继续连番猛攻!

      一时间,殿中众人,尤其是大骊特使随便,却都眼睁睁的看着一身白衣,仙风道骨的马大师,竟被这位无名小辈追着满殿跑,愣是不敢硬拼哪怕一拳!

      旋即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却只听马大师骤然一声大喝,终于叫停了这场强强对决!

      “停手!老夫认输!!”

      刹那间,一枚沙包大的拳头堪堪止步在他面前,若是再慢一步,马问只感觉自己极有可能命丧当场!!

      这等死里逃生的惊慌之后,他却是望着那欲求不满的小辈,满脸悲愤般大吼而道!

      “年轻人!你、你不讲武德啊!!”

      ……

      “马问,乾代初大武术家。

      浑元形意太极门掌门,曾与大乾五虎上将之首赵龙公开对决,坚持十招未亡!

      自此,声名鹊起,载入史籍。”

      《古代名人轶事录》·吴独秀(民国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富豪棋牌 大圣娱乐 金星娱乐 九五至尊游戏 金鹰娱乐 通发娱乐平台 博悦平台 hy590海洋之神 大满贯娱乐 合乐888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