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

新无错小说网 -> 玄幻 -> 打死不鸽 -> 我的孝心变质了

第0144章 【四合一】仙人竟在我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一瞬间的灵压对抗,在安静的树桩林里掀起一道腾空而起的冥雾漩涡。

    漩涡刚腾空,又被萧然三叠剑鸣倏然震开,化为阵阵清风,消散无影。

    林中再次恢复了平静。

    不平静的是萧然的心。

    背脊上陡然冒出的冷汗,被剑鸣风干。

    到底什么鬼东西能如此轻松的偷袭他?

    巨木桩下,干枯如柴的黑影爬起身来。

    萦绕不绝的眩晕感消散,萧然才看清楚黑影的本貌。

    这是一头鸟。

    一头单翅鸟!

    体高约丈余,右侧漆黑的枯翅杵在地上,黑羽蓬松腐烂,又撞到树桩,羽毛散落一地,转眼化为尘烟。

    锋爪如弯刀,长喙如利剑,一双凸出的巨大白眼中血丝密布,隐约组成两个螺旋回纹,让人不寒而栗。

    但终究这只是一头冥鸟……

    是冥兽,不是幽冥!

    其身形销骨立,腐烂严重,以至于萧然也分不清鸟种。

    有点像凤,有点像鸾,又有点像金乌……

    修为是金丹境!

    这就不对劲了。

    一头金丹境的冥鸟,为何能悄然靠近他,直到近身不足一丈时他才发现?

    二阶共鸣神识全开,萧然盯着单翅鸟细察。

    很诡异,这是一头被冥毒浸淫很深的冥鸟,从左翼羽毛下光滑黑暗的伤口看,似是被幽冥撕裂了。

    但观其体内冥毒,与一般冥兽被冥毒支配,行将就木的感觉不同——这头冥鸟竟隐隐驾驭了冥毒!

    达到了某种和谐共生的超然境界。

    以至于此鸟竟有远超一般冥兽的智力,借浓厚的冥雾隐藏自身气息,一步步靠近萧然,发动突然袭击。

    单翅鸟接下来的动作,也印证了萧然的猜测。

    只见此鸟徐徐起身。

    它承受萧然仓促的三叠剑鸣,身姿看似狼狈,实际上也是被萧然打了个突袭,因此没有受任何伤。

    在金丹修为绝对压制炼气修为的情况下,它没有像其它冥兽一样,无脑发动二次攻击。

    而是收起单翅绕着萧然转圈,一双血丝回纹眼上下打量着萧然。

    直看的萧然一阵鸡皮疙瘩。

    仿佛不是被一只鸟注视,而是被一只……鸟人在注视。

    染了冥毒反而进化成妖了?

    与俊子有关吗?

    似乎只有黑戒群在研究幽冥与人兽融合。

    萧然刚才一剑虽然仓促,导致力量不足,但三叠剑啸步步共鸣,其力量足以吊锤升阶前的陆平天。

    然而此鸟,竟能完美泄力,任由身子撞断一颗颗树桩,安然无恙的承受住剑力,可见其智商之高。

    萧然莫名好奇起来。

    单翅鸟亦如此。

    收翅行姿如人负手踱步,一双血丝回纹眼直盯着萧然丹田。

    鬼魅的神识淡淡扫过萧然的气海,确认他是炼气修为后,那双血丝回纹眼最终锁定在萧然腰挂的剑上。

    这是第一次有人盯着萧然的本命剑看。

    还不是人。

    一只残废鸟也能识剑么?

    萧然猜测,此鸟定是将自己刚才施展的共鸣剑法,误以为是本命剑的特效了。

    毕竟只是个鸟,智商再高也只是鸟人,要求它有超越人的智商,是不现实的。

    一人一鸟对峙。

    萧然能赢升阶后的陆平天,自然有信心击败这头冥鸟。

    只是莫名觉得,可能不太轻松。

    这里是黑暗森林,冥兽如潮,一旦人鸟大战,造成灵力外泄,引来幽冥或高阶冥兽就不好了。

    冥兽不值钱,萧然准备开溜了。

    遂翻身拔出弟子剑,踏剑欲行。

    单翅鸟见状,翅尖一动,身形一闪,竟以螺旋突进,带起爆空的炸裂声,一瞬间扑翻了萧然的御剑。

    萧然身形一动,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勉强避开,差点吃了个狗啃屎。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鸟竟以单翅螺旋突进,比双翅飞行速度还快。

    这什么鸟啊?

    一招大鸟转转转,竟比元婴陆平天的疾速乱剑还快!

    萧然脚底一震,翻身疾退,再次拉开了十丈的距离。

    或许或许可以通过不断脚震,引动随缘暴击,打出暴击飞闪,但终究只是瞬间速度,一旦持续飞行,还是跑不过这单翅鸟!

    他居然跑不了……

    忽然有点想学师尊的逃跑功夫了。

    萧然第一次到认识到真正战斗的残酷了,末法时代,不可小视任何人,甚至是鸟人。

    跑不了,只能战斗了。

    萧然神识全开,身形融入天地中。

    单翅鸟再次单翅杵地,立于树桩横截面上,融合冥毒的灵压徐徐散开,一双血丝回纹眼紧锁着萧然。

    一人一鸟,再次对峙。

    不知何时起,四周的白雾在消散。

    气氛有些不对劲……

    萧然眼睛盯着单翅鸟,神识却看向天空。

    头顶黑雾滚滚,风卷云集,气压陡然下降,令人汗毛倒竖,骨节颤响。

    等到萧然与单翅鸟都无法集中精力锁定对方,一起抬头时,已经迟了。

    白雾完全退散。

    黑雾笼罩天地。

    天空蓦的撕开了一道环形的裂缝,宛如一张血盆大口。

    赤红的鲜血宛如岩浆滴落,染红了被黑雾占据的天幕。

    萧然和单翅鸟四目凝滞,神识出现剧烈的眩晕!

    等到萧然回过神来时,血幕从四面八方浸染而下,很快形成了一个血柱空间,笼罩了整个峡谷。

    这是一种很少见的冥域!

    大冥来了!

    大冥怎么会出现在野外?

    也来不及细想了……

    末法时代第一课——逃!

    这是萧然最本能的念头。

    冥核很值钱,大冥冥核更值钱,但幽冥的出现从来都是按需分配,不会出现比人弱的幽冥,何况大冥!

    纵使萧然有师尊护体,也不想贸然与大冥对峙。

    大冥如果袭击平民,身为执剑者,萧然定不会逃,但现在凭空出现幽冥,傻子才不逃。

    萧然脑子里想着逃,身体还没动。

    单翅鸟是想都不想,血丝回纹的白瞳凝滞数息,回过神来,单翅一展,一个螺旋疾飞就溜了。

    它的速度极快,发出轰然音爆,猛的撞上早已凝结完毕的冥壁。

    啪!

    吃了个狗啃屎。

    冥壁,是高阶灵体不可逾越的空间壁障。

    若是一般冥兽,触碰冥壁,当场就会被吸入深渊,就算侥幸逃脱也得耗尽灵力。

    结果单翅鸟只吃了个狗啃屎,就扑腾爬起身来,不见丝毫掉血,跟没事人一样。

    这是头神兽啊!

    萧然忽然觉得,大冥可能并不是奔着他来的,而是奔着这头冥鸟来的!

    而冥鸟却是奔着他来的……

    萧然没太头铁。

    刚才太过专注与单翅鸟的战斗,让大冥提前完成了冥域的合围。

    冥壁已凝结合围,逃也是枉然。

    反正有血月之骨,他死不了的。

    这样想着,萧然平静了许多。

    突然!

    头顶空间环的中央,裂开了。

    一只干枯漆黑的人形手臂,从血色的裂口中伸出,仿佛穿越无限时空,无限岁月,带着宛如远古洪荒般的悲怆与浩瀚无声的威压,向下缓缓延伸,朝单翅鸟的方向抓去。

    只一瞬间,萧然感觉心脏骤停,骨节凝固,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巨手,隔空撕裂了他的丹田。

    一道道粘稠的、含糊不清的诡异字节,宛如神魔敲钟,一下一下敲击着他的灵魂。

    巨手向下,宛如神兵。

    枯黑的臂上不断有流动的腐肉翻涌而出,于皮外裂开亿万只密密麻麻的黑珠巨眼,以一种诡异的节奏开合着,仿佛有亿万个宇宙生生灭灭。

    萧然身体僵直,背脊发凉,仿佛被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卡在了嗓子眼,稍有不慎就会失去自我,被拖进万劫不复的灵魂深渊。

    仿佛面对的不是敌人,而是冰冷的宇宙。

    裂开的空间没有闭合,显出璀璨的星夜。

    这,才是真正的幽冥!

    比冒充幽冥的单翅鸟……何止恐怖万倍!

    得益于共鸣心法和血月之骨,萧然在理智崩溃的边缘,咬牙承受住了人形幽冥的精神攻击!

    萧然顶住压力,再次抬头看天。

    虽然只伸出一只手,但那无限延伸的长臂,给人感觉,在空间裂缝的另一边,矗立着一个宇宙巨人。

    原来不是大冥,而是人形幽冥。

    人形幽冥也能凝结冥壁吗?

    萧然以前没听说过。

    另一边,单翅鸟也非凡物,似乎也逐渐适应了幽冥的精神攻击。

    幽冥的等级是元婴级,可见幽冥判定元婴级幽冥才能对付冥鸟。

    但是这次的幽冥不一般!

    虽然只是元婴级,但其冥域扩散和冥壁凝结的速度明显很快,幽冥本体隐藏不见,只出现了一只手臂。

    是出现在执剑峰上空那只人形幽冥的升级款,专门用来抓人的!

    有趣的是。

    萧然觉得人形幽冥是为了单翅冥鸟而来。

    单翅鸟却觉得人形幽冥是为抓萧然而来。

    单翅鸟的回纹眸迅速恢复,扭头看了眼萧然,旋即振翅一翻,螺旋升空,竟准备从枯手旁边开溜!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如果幽冥目的是萧然,就算从枯手旁边路过,幽冥也不会正眼瞧它。

    基于这种判断,单翅鸟原地螺旋升空,大摇大摆的飞走了。

    这让萧然完全确定,这鸟有了超越一般凶兽的心智。

    智近乎妖!

    末法时代,受限于稀薄灵气浓度,兽类无法开启灵智,化形为妖,智力一直上不去,是被幽冥收割最惨的韭菜。

    但此鸟却有着相当聪明的神智,说不定是上古妖类活到现世也说不定。

    毕竟灵长类能存活至今,春蛙秋蝉也能活着,大鸟就不行了吗?

    现在的问题是,萧然并不确定幽冥真正的目的,是抓他,还是抓冥鸟。

    如果是来抓他的,就这么放单翅鸟飞出去,自己一个人单挑幽冥,风险实在太大了。

    ——必须把大鸟留下来!

    这是萧然一瞬间的判断。

    萧然脚底连续震动十几次,转眼触发了暴击疾闪,在刹那之间,获得了超越单翅鸟的飞行速度。

    虽然只能持续一刹那,但足够了。

    萧然原地消失。

    下一刻,他已经抓住原地起飞的单翅鸟的鸟脖子,跟着大鸟转转转螺旋飞上了天空!

    适应天旋地转头晕目眩后,萧然握住鸟脖子。

    暗叹此鸟尺寸惊人,鸟脖粗壮,毛发漆黑,散发着宛如腐尸一般的刺鼻腥臭味。

    他一掌掐住鸟脖子上的青筋,大力一撸,将单翅鸟从空中强撸坠落下来,又不至于使其受伤。

    同时又借强撸之力,暗暗将一道共鸣掌纹深刻在鸟颈,以备不时之需。

    强撸的力量很重,带着滚滚灵压;掌纹的力量很轻柔,灵压不显,以至于单翅鸟完全没发现。

    一声悲鸣破空!

    一人一鸟坠落在了木桩丛林里。

    眼看空中的冥域也完成合围,单翅鸟双眸骤缩。

    如果能说话的话,已经开喷萧然祖宗十八代了。

    可惜他是大鸟,不能说话,只能吐沫。

    趁着雨萧然近身,单翅鸟突然张开长喙,一口腐蚀性的白沫喷向萧然。

    这白沫富含冥毒和尸毒,足以溶解萧然的肉身!

    萧然眼疾手快,趁白沫还没飞出长喙,双手一合,摁住鸟嘴前端,使单翅鸟一口白沫闷在喙中。

    “!!!”

    单翅鸟双眸一滞,霎时间回纹倒转,血丝密布。

    从那倒旋的回纹鸟眸里,萧然能看出大鸟的愤怒。

    萧然一个人没把握对付幽冥。

    而单翅鸟速度逆天,又对幽冥具有一定的免疫力……

    人鸟搭配,揍冥不累,为了拉拢单翅鸟,萧然试探性的开口:

    “我们现在在一条船上,你对我态度好一点行不行?”

    单翅鸟暴怒而起,长喙一扫,将萧然甩开。

    直瞪着天空,凸出的血纹白眼中露出了无奈的血色。

    萧然感觉这鸟能听懂人话,便苦口婆心道:

    “别灰心,我能看出来,你不是凡鸟。”

    “想必你也能看出来,我也不是凡人。”

    “人形幽冥虽然恐怖,但并非不可战胜,你我合力,未必不能逃出生天,若侥幸宰了幽冥,冥核归你。”

    冥核是幽冥死后留下的内丹,是价值极高的药材和灵器原材料,直接滋生了幽冥猎人这一危险的职业。

    萧然的剑船中就融合了冥核齑粉。

    单翅鸟愤然闭目。

    正如萧然所言,这时候再闹情绪也没有意义了,合力对付幽冥,以逃出升天,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虽然不相信人类的话,但若合力侥幸宰了幽冥,一人一鸟再对峙时,它有绝对的把握拿到冥核。

    这样想着,单翅鸟黑羽一展,翻身后退,与萧然拉开距离。

    以枯手幽冥下落的方向为中心,与萧然呈对角站位。

    萧然松了口气,没想到鸟还真是识大体。

    与此同时——

    柱状的血幕冥域开始收缩,不断挤压萧然和单翅鸟的站位,逼得二人向中心靠拢。

    枯黑的右手继续下探,悲怆的威压在黑雾中翻滚,啸叫着,发出不可名状的冥音。

    这精神攻击太强势了!

    仿佛是一种高等级生物,对低级生物的蔑视和碾压。

    联合了单翅鸟后,萧然也没有战胜幽冥的计划,只能伺机而动,走一步算一步了。

    突然!

    血幕变幻着图案纹理。

    同时,更加狂暴的恐怖呓语,带着宛如太古时代的幽怨与悲怆,萦绕在萧然头顶。

    下探的巨手骤然加速!

    五指突然分开。

    每一指竟如长臂般无限延伸,指尖分裂出新的五指!

    如此反复分裂,延伸……

    天空,下起了眼珠雨。

    ……

    随着柱状血幕的不断收缩,悲怆的冥音愈发的尖利,疯狂,发出愉悦的啸叫,宛如诡异的战斗序曲,撕裂着听者的头皮。

    枯手宛如瘤变的树枝,在冥音序曲中无限增殖,黑压压一片遮天蔽日!

    每一根枯臂的腐肉中,又翻出亿亿万万无穷无尽密密麻麻的白眼珠子。

    由于枯手延伸的速度过快,从腐肉里翻出的白眼珠子,不时掉落下来。

    黑雾笼罩的天空,因此下起了诡异的眼珠雨。

    萧然抬头看去,每一颗坠落的眼珠瞳孔微张,一齐凝视着他,仿佛直面幽暗森林千千万万个死去的灵魂。

    每一颗白眼珠子落在地上,竟直接洞穿地表,仿佛落入无尽深渊,留下一个个一眼望不到底的阴森黑洞。

    不管是雨幕落下,还是砸在地上,都发出没有一丝声音,安静的可怕。

    萧然唯一能听到的,只有不断变幻的冥音。

    时至此刻,萧然早已经没有了害怕的情绪。

    但无形中,他的精神又很容易沉浸于变幻的冥音,注意力总是被这种无限增殖、亿万重复的画面吸引……

    哪怕浪费一息时间,幽冥的目的就达到了。

    萧然猛地意识过来。

    看看形势。

    外围的血幕正在收缩,

    宛如枪林弹雨的雨幕,严重限制了他和单翅鸟的活动范围,以掩护枯手无限增值。

    若是等枯手增殖到占据所有空间,萧然和单翅鸟将再无反击机会,死无葬身之地。

    萧然没时间再犹豫了。

    遂身形一闪,以共鸣之力踏空成波,形成一道向外扩散的波纹,震开了白眼雨幕。

    萧然悬空踏步,独自立于波纹中心。

    这样的共鸣身法极耗灵力。

    但是没办法,他必须在雨中稳住身形,赶在枯手延伸至地面之前,集中精力施展剑法。

    幽冥对法术免疫,隔空的掌法作用不大,只能御飞剑以物理超度。

    萧然藏起弟子剑,直接御本命剑。

    毕竟,本命剑他还无法与之共鸣,弟子剑才是他的杀招。

    但在幽冥和单翅鸟看来正好相反,弟子剑弱鸡,本命剑才是无敌。

    萧然双脚沉扎在波纹中心,稳住心神,目视剑身,双手快速掐诀,以全力隔空御剑。

    本命剑应力微震,疾速刺空,在密集的眼珠雨中穿插飞行。

    它的速度并不快,但因为萧然剑法控制的极微妙,完全避开了眼珠雨,很快抵达无限增殖的枯手。

    枯手如天幕般密集成壁,本命剑无法避开,只能一剑斩之!

    本命剑极锋利,增殖的枯臂触之即断,迅速化为尘烟。

    刷,刷,刷!

    图砍瓜切菜般,本命剑快速穿过枯臂林,直冲天际,飞向人形幽冥粗壮的主臂。

    “你还在等什么!”

    萧然朝单翅鸟吼道。

    单翅鸟虽然速度很快,但受制于体型,身法一般,一愣神的时间,就被密集的眼珠雨砸的千疮百孔。

    身为冥兽,单翅鸟对幽冥眼珠有一定的免疫力,没受到致命伤,只是被砸的身形乱窜,过于狼狈了。

    此刻,听到萧然的吼声,单翅鸟才发现萧然的本命剑已经捅穿天际,直捣黄龙。

    这是个机会!

    伴随一声爆裂的嘶鸣,单翅鸟直接兽解。

    一道淡蓝色的虚影如火焰般点燃周身,迅速覆盖单翅鸟枯黑的羽毛,形成一层护罩。

    法相金身?

    萧然看呆了。

    法相金身,是上古修士或神兽才能习得的高阶法术。

    需要解开丹田固有封印,以超频灵压运行气海,从而祭出笼罩周身的巨大虚影,可以理解为仙人的超级赛亚人模式。

    在法相金身下,修真者的灵压,身法,神识,都会有数倍的提高,还能施展一些平时无法施展的大招。

    缺点是丹田虚耗严重,负担太大,金身不持久。

    但单翅鸟的法相金身极小,没有巨大虚影,只在周身浅浅覆盖了一层不足一尺的蓝焰。

    这反而是一种高阶金身!

    要求对自身灵力控制入微。

    萧然看的出来,单翅鸟螺旋飞行的速度很快,但受制于单翅,身法不够灵活,此番是想借超薄的法相金身,提高身法,跟在本命剑后伺机而动。

    果然!

    单翅鸟尾尖一动,蓝色的鸟影翻腾而起,势如闪电,以诡异的疾速避开眼珠雨,迅速跟上天行剑,转眼消失在被斩断枯枝的尘烟中。

    悲怆的冥音萦绕峡谷。

    一剑一鸟飞向了主臂。

    与此同时,蔓延的枝臂向下飞速生长,已经接近地面,即将占据血幕合围的圆柱空间。

    萧然别无选择,在本命剑和单翅鸟的掩护下,一步踏出,身形一闪,跟了上去。

    一剑,一鸟,一人,陆续穿过黑雾笼罩的雨幕,顶着疯狂的冥音,在无限增殖的枯手丛林中开辟出一条通道。

    断臂肢解的尘烟中,萧然屏住心神,目色如电,身如流光。

    本命剑的速度越来越快,一路斩断枯臂,刺破黑暗,终于冲出了枯手丛林。

    丛林上空,幽冥主臂黑筋暴涨,一柱擎天。

    仿佛不是裂开的天穹伸出来,而是从幽暗的丛林生出,直冲天际捣破天穹。

    上方空间开阔。

    萧然掐诀,使本命剑调转剑首,直斩主臂。

    狂暴的剑压带起滚滚雾涛,一剑刺向主臂。

    突然!

    剑刺方向,主臂竟横生出一对双臂分枝,迎着天行剑,双手一抓,在不碰到锋利剑刃的基础上,掐住了剑身!

    本命剑戛然而止,不得寸进,发出颤动的铮鸣。

    更多的枝臂生出,迅速开枝散叶,迅速覆盖了本命剑的剑身,将其牢牢束缚,动弹不得。

    颤动的铮鸣淹没在枯枝之中,很快没了声响。

    萧然多少有些失望,本命剑除了锋利外,并没有展现出什么特异功能。

    然而!

    早已伺机埋伏的单翅鸟,从下方的枯手丛林冲出来,单翅翻身一转,一道蓝影螺旋划过。

    覆盖单翅的法相蓝焰,火舌喷薄,锋利如刀。

    趁着枯枝覆盖天行剑的瞬间,一翅掠过主臂。

    刷!

    主臂一分为二,拦腰断开了……

    尚在下方枯林里跋涉的萧然,霎时间愣住了。

    这冥鸟竟以单翅为刃,螺旋切开了幽冥主臂!

    单翅鸟的翅膀居然能当剑用!

    萧然感叹,这才是本命剑啊。

    严格意义上说,这头冥鸟已经违反了幽冥的“不可触碰法则”,竟以肉身切割幽冥枯臂。

    而没有被冥力拽入深渊裂缝!

    这是什么鸟?

    萧然能看出,在鸟翅切割幽冥的一瞬间,单翅鸟体内的冥毒完全集中在翅尖外的蓝焰上……

    冥音陡然尖啸,锐利,疯狂!

    被斩落的主臂轰然坠落,连着下方的枯枝丛林一起,迅速化为满天尘烟。

    然而下一刻!

    伴随着更加诡异、疯狂的啸叫,断臂之处如毒瘤暴涨,转眼又生出一根更为苍劲的主臂。

    臂尖迅速长出巨手,一颗瘆人的巨大白眼自掌心猛然睁开,凝视正在尘烟中疾飞的萧然。

    在单翅鸟切开主臂的一瞬间,萧然已做好补刀的准备。

    得益于单翅鸟的辅助,萧然有足够时间和空间去补刀。

    他祭出隐藏在系统空间的弟子剑,双脚踏空一震,在波纹中心腾空而起。

    身体与冥毒四溢的黑雾共鸣,与断臂的尘烟共鸣,与空间结构共鸣,由下向上步步加速。

    砰!

    砰!

    砰!

    等到新的主臂生出,巨大的白眼自掌心睁开时——

    萧然身法陡然暴击,人如炮弹一样,从尘烟之海中激射而出,一剑刺入新生的巨大白眼中!

    爆啸的冥音戛然而止。

    血幕停止了收缩。

    巨眼凝固了……

    萧然这一剑,剑锐灵压被幽冥吸收殆尽。

    然而剑身的物理震动,却与幽冥的本体产生了……共鸣!

    掌心裂开的巨大白眼中,出现了一道血色裂纹。

    裂纹迅速扩散,延伸,带起剧烈的震动,一转眼引发了全臂共振。

    自下而上,主臂开始扭曲,崩塌,溃散。

    空间裂缝见臂根处崩裂,竟迅速合上缝眼,切断臂根,溃逃而去。

    四周的环形空间裂缝,也跟着迅速闭合。

    血幕散开。

    崩塌的主臂化为浩瀚尘烟,轰然散开,迅速扩散到整个峡谷,腾空而起,弥漫到天穹。

    萧然悬在空中,手持着弟子剑,脸色苍白。

    一切发生的太快,瞬息万变,以至于亲自动手的他,竟产生了一种极不真实的错愕感。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在那巨大白眼中,察觉出本属于人类的惊愕与恐惧。

    当然,战果不是萧然一个人的。

    若没有单翅鸟一翅切断主臂,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和绝佳的偷袭机会,一个人很难战胜幽冥。

    而且,一个开挂的凡人,加一头开挂的冥兽,合力才惊险过关,结果还是让幽冥本体溜了,没能留下冥核。

    可见,幽冥对同阶修真者的碾压优势,比萧然想象中还要大!

    萧然感慨万千,在尘烟中徐徐下落,立于木桩之上。

    与此同时,单翅鸟踩着他的本命剑,落向谷底。

    看着头顶消失的空间裂缝两眼懵圈,回纹倒转。

    这还是它第一次遇见被人类打到逃跑的幽冥,宁愿自断一臂逃跑,也没有留下冥核。

    既然不是本命剑的力量,如何以区区炼气修为击败元婴幽冥?

    难道是返祖的仙人体质?

    牢牢踩住萧然的本命剑,它扭头盯着萧然,一双血丝回纹眼锁定着萧然的无垠气海。

    萧然手持弟子剑,也扭头盯着单翅鸟。

    区区一头金丹境冥兽,居然能以肉身生劈幽冥?

    挂逼对视,分外眼红。

    萧然馋单翅鸟的身子。

    单翅鸟眼馋萧然的仙人体质。

    一个心想,神兽竟在我身边?

    一个心想,仙人竟在我身边?

    短暂的合作结束,萧然许诺的冥核飞走了,互为战利品,是当前瞎眼可见的唯一结局。

    萧然收起弟子剑,表现出一种微不可查的想要赶紧离开的情绪。

    “既然没有打出冥核,这把天阶之上的古剑就送你了,告辞。”

    这叫钓鱼执法,不卖点破绽,不足以引单翅鸟上钩。

    双方都知道,对方的价值远超冥核或古剑,也都明白,道盟的人很快就会来,此地不可久留,都想在百息之内制服对手。

    但萧然还是低估了单翅鸟。

    就在萧然转身欲走的瞬间,单翅鸟的身形陡然暴涨!

    一双血丝密布的轮回眼,竟变成了灿烂的金色螺纹。

    浩瀚的灵压喷薄而出,引起狂风大作,猛吹开尘烟。

    一道巨大的法相金身腾空而起,笼罩了枯黑的鸟身。

    与之前的蓝焰不同,这是一具十丈之高的法相金身!

    萧然被金光照射,刺的睁不开眼。

    但他不需要看就知道,这是高阶版的金色法相,是只有末法时代之前的仙人或神兽才会的高阶法相!

    这意味着,这头冥鸟是上古神兽。

    难怪能免疫冥毒,接触幽冥本体!

    萧然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上古神兽会染上冥毒,跌落到金丹修为,但这浩瀚的灵压,耀眼的法相金身……

    毫无疑问是上古神兽!

    萧然强睁开眼,试图从巨大的法相中辨认出兽品。

    朱雀?

    金乌?

    神凰?

    由于法相金身的身形一直处于烈焰燃烧的动态,萧然也很难分辨。

    断木枯林中狂风大作,吹的萧然一身青衣簌簌作响,来自法相金身的狂暴灵压,涤荡着萧然周身,很快将他摁在木桩上动弹不得。

    单翅鸟螺目如炬,右翅握成半爪。

    法相金身跟着复刻他的动作,握翅成爪,抓向萧然。

    萧然就算身法再强,在法相金身的狂暴灵压下也动弹不得。

    遂闭上眼睛,徐徐抬起右手。

    右手展开成掌,掌心灵力聚集,铺成了一层烟波浩渺、万籁俱寂的灵力水面。

    突然!

    掌心骤然一震,如石落水,形成一道掌纹,竟与提前刻印在单翅鸟脖颈上的掌纹隔空产生了共鸣。

    萧然蓦的睁眼,轻声道了句。

    “鸟来——”

    —————

    141章骚话王:书友20200526163839925

    晚上有事外出,大章提前发了,本章将选出两位骚话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富豪棋牌 大圣娱乐 金星娱乐 九五至尊游戏 金鹰娱乐 通发娱乐平台 博悦平台 hy590海洋之神 大满贯娱乐 合乐888平台